寇瓦謝維契的貝多芬鋼琴奏鳴曲全集之三 – 彈出人生的奏鳴曲

0
4772

演奏者:Stephen Kovacevich
錄音時間:1997年5月
錄音地點:Lyndhurst Hall, Air Studios, London

文/鄭為哲

這首寫作於1798年,出版於1799年的第八號鋼琴奏鳴曲題獻給普魯士王子Karl von Lichnowsky,這位王子長期居住奧地利,也曾贊助過莫札特。這首曲子出版的時候用了一個特別的名字──Grande Sonate Pathétique,前一篇筆者提到如果有Grande通常代表規模大且華麗,但這個Pathétique卻是一個法文形容詞,意思是可憐,今日華文世界多翻成「悲愴」,沒錯這就是著名的悲愴奏鳴曲,貝多芬早期作品最傑出的一首,至於加上Pathétique的原因並沒有文獻說明,大部分的學者相信是由於貝多芬遭逢第一次聽損的打擊。

1798年貝多芬第一次發現自己有聽力問題,當時他正在工作,突然世界變的無比寂靜,不久後有恢復,但之後聽力就時好時壞,還伴隨著嚴重的耳鳴,就醫也沒太多幫助,至於為什麼會有聽損問題,有部分故事喜歡說是幼時練琴遭父親摑掌,但這即使有造成傷害也不會兩耳同時出現狀況,通常會有一邊比較嚴重(除非貝多芬的父親兩邊都打還打得很平均),今日的醫學判斷貝多芬應該是有免疫相關的疾病(可能是紅斑性狼瘡)。無論如何在這樣的狀況下發表一首叫Pathétique的奏鳴曲,很難不讓人把兩者聯想在一起。

悲愴奏鳴曲以一個震撼的C小調和弦開始,這段既悲且嚴肅的序奏長達10個小節,之後才進入快板主題,貝多芬很有可能開始愛上C小調了,之後很多表現悲情或是打擊的情感作品都很喜歡使用C小調,而Kovacevich從這首曲子開始,演奏的爆發力開始越來越強,跟據焦元溥博士的訪問著作《遊藝黑白》中的內容,Kovacevich表示貝多芬是個粗暴的人,應當把他這種性格帶入音樂,而不是演奏的很圓滑,筆者聆聽唱片也確實如此,Kovacevich這樣擁有水晶玻璃般美麗音色的鋼琴家既然會用如此暴力的方式敲擊,甚至彈出破音,無非是要表現出貝多芬粗暴的一面,但悲愴不過是貝多芬對抗聽損的開端而已,那時還沒有全聾,而且貝多芬自己也都還在公開演出,所以悲愴的寫作並非一味的Pathétique,10小節的序奏結束之後回到快板,依然保有維也納流行的華麗風格,各種快速音群等炫技手段也都有用上,這也符合當時作品加上Grande字眼的條件之一。

同屬Op.14的第九號與第十號奏鳴曲比較類似小品,題獻給Braun男爵夫人,很可能是要寫來讓這些貴族學生演奏用的,因為這兩首曲子的技巧比起前面八首都還要簡單,這兩首相對小巧簡單的作品雖然不難,但相當精緻有趣,很適合當時貴族偏好的小型沙龍演奏,比較特別的是第九號竟然沒有慢樂章,第二樂章的速度是Allegretto稍快板,這在貝多芬符合傳統架構的作品中相當罕見(另一個例子是第七號交響曲)。

到了第11號奏鳴曲的寫作以及出版已經是1800年,也就是18世紀最後一年,題獻給在維也納工作的一位俄國軍官Johann Georg von Browne,貝多芬過去兩年的勤奮工作已經累積了不少大型作品,包含了兩首親自擔任鋼琴首演的鋼琴協奏曲,六首弦樂四重奏,以及最最重要的第一號交響曲由貝多芬親自於4月2日指揮在維也納首演,無疑此時的貝多芬依然可以在輕微聽損下親自登台演奏,開始寫作需要樂團的「交響式」作品也嶄露了他的野心,貝多芬不只想要只成為一個鋼琴演奏家兼作曲家,他想要朝莫札特以及海頓等前輩這樣的大作曲家邁進。鋼琴奏鳴曲此時開始成為貝多芬用來試水溫的作品,比較大膽的嘗試都會先在鋼琴上先實驗,例如第11號第四樂章中段的快慢對比轉換,之後才在第三號交響曲用上。(待續)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