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耳東臣

我有記憶以來,貝多芬的曲目就一直是眾多音樂家們所爭相演奏與詮釋的音樂,或許源自於貝多芬閃亮卻悲催的一生觸動了這些音樂家們的情感,也或者是貝多芬的音樂偉實太過出色動人,才使得眾多音樂家們爭相演奏他的曲目,就連國小的音樂課本當中,貝多芬也成為其中絕對必須提到的重要人物。

↑這是著名畫師史泰勒為貝多芬所畫的畫像,是所有畫像中最具有他神韻的一張了,因為貝多芬實在太坐不住了,導致所有畫家都很難幫他畫素描,同時貝多芬手上所拿的樂譜,是他當時正在創作的D大調莊嚴彌撒曲

而說不定就連貝多芬本人也不曾料到自己會受到後世如此的景仰,畢竟在貝多芬自己所寫的遺書「海利根施塔特遺書」之中,他就寫道 : 「唉,你們這些人以為並說我是個惡毒、頑固而又厭世的人,那可真是對我的莫大誤解。你們不知道我之所以留給你們這樣印象的隱秘」根據遺書,甚至能夠想像當時貝多芬受到了如何的眼光,而身為一個音樂家的他,卻又如何能夠向旁人說其實他自己已經「聽不見」了?而最好的解釋或許就是讓人以為他非常的高傲與頑固吧!

 

↑這是貝多芬著名的「海利根施塔特遺書」(註*1)

在諸多貝多芬的詮釋者當中,有一位被樂評人們稱譽為「最接近貝多芬鋼琴奏鳴曲的心臟」的鋼琴家,他是「史蒂芬‧寇瓦謝維契」,有首唐詩這樣寫著 「少年不知愁滋味,為賦新辭強說愁。」對於貝多芬的音樂,寇瓦謝維契也認為那是一種需要經過了人生才能夠演奏的樂曲,人生經驗的不足的人是無法完整的呈現出貝多芬的音樂情感,因此在他嚴格的要求歷練不夠的學生,不得練習貝多芬的bA調第31號鋼琴奏鳴曲。而這位現年78歲的音樂家也確實有份量來說這樣的話(雖然寇瓦謝維契在灌錄這張唱片時是2003年,當時他僅有63歲),畢竟完完整整的78年人生經歷擺在那邊,甚麼生老病死沒看過,這可不是說著玩的,更何況他還越成熟越暴力,越年長坐越低的趨勢!*(註2)

寇瓦謝維契的貝多芬,充分了展現了貝多芬的風格,貝多芬除了銜接的莫札特與海頓的古典基礎之外,更是開啟了浪漫樂派的啟蒙者,然而在現代鋼琴的進化歷史當中,貝多芬也佔據了極度重要的角色,他那種近乎狂暴的鋼琴演奏手法,也不知道敲壞了多少架古鋼琴,雖然也有說法是他聽力受損後為了要讓自己聽到音樂的聲音所以才越彈越大聲,但這也讓鋼琴維修人員更加用力的思考如何讓鋼琴進化,變得更加耐用,認真說起來也該算是鋼琴工業革命的推動者吧!而寇瓦謝維契指下的貝多芬也綻放出那樣有如狂風暴雨一樣的爆發力與狂放不羈,而這也成為了寇瓦謝維契的重點標誌,這一點,倒是與貝多芬不謀而合。

↑ 寇瓦謝維契曾說道: 「忘掉所謂的『精確』,才能直接進入音樂。

而提到演奏,除了技巧與樂譜所傳達的訊息外,更加重要的也就是對於音樂的詮釋,然而,有學過樂器的人通常在精通一項樂器後,都會面臨一個極大的門檻,也就是展現「音樂」,這個大門就如同一個守門員一樣牢牢地守在大師與匠才之間,讓人退也不甘,卻又前進無門,就讓響樂網這次特別邀請的音樂編輯用著8篇的文章與各位樂迷們一同探討寇瓦謝維契是如何將他的人生經驗徹底轉化為琴音,利用他的音樂與人生歷練如同狂雷一般震撼每個人緊閉的心門。

註 :

1. 「海利根施塔特遺書」是貝多芬將自己長久以來的怨懟與對這個世界的不滿與誤解都寫在這個遺書之中,並且交代了自己的後事。
點這裡看遺書全內容

2. 史蒂芬‧寇瓦謝維契在彈奏鋼琴時一定要求自己椅子絕對要37公分,他認為「這高度讓琴槌落到琴弦後傳出的聲音更婉轉而不直接。」,而在最近五年內,這個高度被他自己更改成了36公分。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