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泰山演奏舒伯特奏鳴曲D.960、12首德國舞曲D.790

0
5405

文/鄭為哲

錄音時間:2017年1月
錄音地點:日本名古屋 三井住友海上白川演奏廳
唱片公司:JVC Victor Entertainment

鄧泰山這張CD台灣上市的時間跟齊瑪曼那張是差不多的時間,兩人演奏的D.960不免被拿來比較一翻,這位1980年的蕭邦大賽冠軍(齊瑪曼剛好是前一屆1975年),因為長年投入教育的關係,演出活動比較侷限於加拿大跟東亞,唱片也是以日本版居多,所以知名度遠遜於齊瑪曼。

 

鄧泰山是一位出生於越南的鋼琴家,童年在越南戰火的防空洞陰影下成長,他們幾個小朋友共用破舊鋼琴練習,空襲警報響起時就必須躲回各自的防空洞,每天每人只有20分鐘的時間可以練琴,鄧泰山的母親則是他們的老師,即使在戰亂中也堅持把音樂帶給這些幾乎沒有童年的孩子們,後來鄧泰山帶母親移民加拿大,鄧媽媽雖然高齡依然保持每天練琴的好習慣(今年99歲了),他們的故事後來被拍成紀錄片”The Cannon and the Flower”。

↑這是The Cannon and the Flower的預告片

後來鄧泰山的才華被相關當局發現,很快的獲得前往蘇聯學習的機會,來到莫斯科音樂院的鄧泰山已經19歲,跟從小接觸菁英教學的同學們比起來有相當實力上的差距,不過鄧泰山過去是在相當惡劣的情況下練琴,到了莫斯科不用躲空襲可以放心練琴,竟然在三年內奪下蕭邦大賽首獎,很難想像對吧,鄧泰山接受的科班教育僅兩年就讓他奪冠,另外也拿到了馬祖卡、波蘭舞曲獎跟協奏曲獎。

↑這是鄧泰山在1980年蕭邦大賽期間演奏的平靜的行板與華麗的大波蘭舞曲, Op.22

不過鄧泰山並沒有急著展開職業生涯,僅在DG的邀請下發行了一張獨奏會實況後就返回莫斯科繼續完成學業,1987年鄧泰山才正式開始演奏生涯,但事業發展初期是想當不順利,由於來自北越的原因,幾乎只能在同為共產黨的東歐國家演出,要取得美國簽證更是難上加難,直到1995年取得加拿大公民之後才得以自由進出西方世界,在這段的事業掙扎期間,有一個國家沒有因為他來自共產國家或是東南亞華人而歧視他,當地的樂迷深深著迷於他的特殊音樂性,那個國家正是日本,鄧泰山曾經在日本旅居四年,並且在JVC的唱片公司發行了許多唱片。

↑這是鄧泰山第一張專輯,也是他少數國際版的專輯

「藏在花叢裡的大砲」是舒曼當年對蕭邦的評價,蕭邦的曲子並不像一般人認為的只充滿優美柔弱的旋律,事實上也有許多相當激烈甚至反骨的性格,而且越後期的蕭邦越明顯,同樣的形容也常常被拿來形容鄧泰山,一樣跟蕭邦因為戰爭離鄉背井,即使到了世界最好的音樂學院也無法抹除他從越南帶來的特殊音色,也許只有真的躲過槍砲、伴著戰火長大的人才能真正了解和平的可貴,不同於許多留俄的鋼琴家回來之後都會有很明顯的俄國風格(觸鍵深、音色明亮……等),不是說鄧泰山就沒有這些特質,但他的音色就是特別的細緻優美。

台灣樂迷算很幸福,鄧泰山幾乎每一年或是隔年都會來台灣開音樂會,17號就有一場要彈蕭邦第二號協奏曲,除了蕭邦之外,鄧泰山也在台灣演奏過德布西跟柴可夫斯基的獨奏作品,拜地緣之賜,台灣有不少代理商有在引進日本版唱片,所以鄧泰山的唱片在台灣不算太難購買,不過日本版通常訂價都比較高,引進台灣之後價格就相對的比較不友善,但日本製作的專輯都相當精美,還是有其收藏價值。

鄧泰山這張專輯的D.960跟齊瑪曼是各有特色,齊瑪曼大量運用彈性的速度以及比較大膽的對比塑造相當個人化的演奏,鄧泰山則是比較直觀的切入樂譜,以縝密精妙的音色以及細膩的觸鍵來讓音樂自然浮現,謙遜的不凸顯太多個人色彩以及乾淨的音響效果則是如同過去他的唱片一樣,或許你會覺得鄧泰山的演奏較為輕淡,不像其他西方演奏家那麼有性格,但多聽幾次就會發現他已經思考到很深的層面,盡可能的運用一切的技巧把該呈現的呈現出來。

無獨有偶的是,齊瑪曼跟鄧泰山都選擇在日本完成這張舒伯特專輯,後製團隊也都大有來頭,建議大家可以買來好好比較一下當今東西方兩大鋼琴聖手的不同風采(東西方是……烏拉山為介),如果預算有限就……先買鄧泰山吧,因為齊瑪曼Spotify上有。(不知道這樣會不會被打XD)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