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n Sugar熄燈回顧—專訪音樂總監 朱育佑博士

0
2169

文字/羅安璇 攝影/王志元、Brown Sugar

5、6年級生共同的爵士回憶,全台唯一主打黑人女歌手的爵士音樂餐廳Brown Sugar,幾經租金的調漲及總體經濟改變,見證了21年台北爵士現場的指標性老牌也因此不敷成本,不得不暫停營業。在眾人一片惋惜之中,不如以其輝煌風光的歷史來緬懷Brown Sugar,也一起期待未來的嶄新面貌吧。

5、6年級生的爵士啟蒙殿堂

1997年創立於金山南路的Brown Sugar,在當年可謂是啟蒙了許多人的爵士殿堂,擁有第一位在台駐唱的黑人女歌手,完整規模又極具專業度的House Band,吸引了喜愛爵士的大眾,也啟蒙了許多當時的大學生,就連編輯小時候愛聽ICRT電台的Jazz Time,也時不時宣傳某某樂團於Brown Sugar演出的消息,其地位重要性不言而喻。因為接受Brown Sugar的薰陶,逐漸地越來越多人接觸爵士樂並深受吸引,前仆後繼的往爵士這條路上前進。這次特別報導所專訪的Brown Sugar音樂總監—朱育佑博士,便是受其啟蒙的其中一位,來和他一起回顧接手經營後的黑糖音樂餐廳吧!

興起的輝煌年代

在三發地產買下金革唱片後,兩年前又接著買下Brown Sugar,並找來並找來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小提琴首席之一的朱育佑博士,擔任音樂總監管理Brown Sugar。談起這家餐廳的興衰,其實倒不如說是先前播下的種子已經開花結果。所謂興盛年代是當初1997年創立時,當時的台灣並沒有太多爵士酒吧擁有像美國那樣的規模,音樂酒吧或餐廳也尚未盛行,所以人潮當然都是前往最先鋒的Brown Sugar,而逐漸的爵士演奏人口越來越多,爵士音樂也越發蓬勃,培養出來的聽眾及學生都大幅增長,出國進修後再回來台灣開設自己的爵士酒吧的也不在少數,導致Brown Sugar不再是唯一市場,雖然說是分散了客群,卻也樂見此開枝散葉的成果。不過一直以來堅持主打黑人歌手,其獨特性高價錢自然也高,成本當然無法降低;總體經濟也有一定的影響,像是以往會有豪爽喝酒甚至整排買單的炫耀性質客人,但現在也已經少見這樣大手筆消費的客群了。

傲視群雄的堅強陣容

Brown Sugar一個禮拜的節目表總共有Jazz、華語、pop、融合(可能有Jazz融合或pop融合),一天基本有五小時的表演共兩個節目,一個禮拜總共35小時,以目前台灣來說是非常厲害,表演豐富的爵士音樂餐廳,每個月出入歌手、樂團至少50個人以上。總是堅持最好的Brown Sugar,擁有完整規模的四人編制House Band——吉他、貝斯、鍵盤、爵士鼓加上美國黑人Vocal。每一場企劃的音樂家表演也都是最獨一無二的,除了在Brown Sugar唱了20年,居住於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在當地已經列在爵士名人堂中的Mandy Gaines,這位最資深的台柱與標竿以外,還有其他像是雙好企劃的伊朗裔荷蘭籍的另類電子獨立創作女歌手Sevdaliza都是非常特別的演出;以及Andrea Hopkins,在東京最頂級Tokyo Park Hyatt 52樓的New York Grill Bar駐唱18年的老大姐,其地位就像是Mandy之於Brown Sugar(再更高階一些)。Brown Sugar最大的特色就是國際化,其國際化比例之高是大部分的爵士酒吧無可比擬的,也因為地緣關係與老牌高水準的名聲,常常會接到香港、新加坡或馬來西亞客人的包場。總監提到最引以為傲的是自家的House Band ,默契佳專業度極高是鎮店之寶,在採訪同時,也直接播放House Band與Andrea第一次排練的側錄給編輯聽,其專業水準之高,完全就像是已經排練過多次的完美演出。

習慣的老地方

歌手與客人帶來的特別回憶,尤其令人難忘!解偉苓有一票忠實粉絲,大約15人必定場場到,歌迷與歌手在老地方已養成了一個習慣,在平日生活裡已經成為了不需多說的默契,每次都到場舉牌子支持,開直播等;而且每一次來都點15份的薯條,連廚房廚師都知道只要單子來了15份薯條,今天就是星期二、解偉苓表演的時候,非常特別!若是歌手沒有表演,歌迷也會追著臉書粉絲團一直詢問。在速食文化中,任何臉孔都快速被人遺忘的時代裡,歌手與歌迷有這樣深厚的羈絆總是令人動容,Brown Sugar對他們來說就像是個熟悉的老地方,可以讓大家在固定的老時間,聽歌手唱歌、互相打招呼話家常。

人群來來去去,總是有你

在上海經商的謝先生是住在附近的熟客,固定每一個多月就會來,每次回來台灣就一定要來這裡走走看看的回憶,就像好友一般見面就問今天吃什麼,不拘謹的穿著就是來度假一般的享受Brown Sugar爵士現場慵懶舒適的氛圍,聽完這些描述編輯覺得很奇妙,Brown Sugar是一間隱身在高樓、百貨林立的信義區裡,低調奢華的爵士音樂餐廳,可以容納商業人士高商業水準的包場、也能夠有和熟客閒話家常的自在;有固定專業的Jazz House Band與黑人女歌手表演、也能夠接受不同活動企劃的多元,充滿彈性與豐富性的爵士餐廳還真的是第一次看到!還有各式各樣的客人,有名人、也有政商高官、也招待過世大運評審團,能夠一邊享用美食同時一邊聽道地爵士現場演唱,地點又具有相當的隱密性,可以說是這些國際嬌客的最佳選擇,甚至還有屏東加工企業的員工旅遊指定來這裡看世界,對總監來說也是相當有趣的一個回憶。

往事回首總是新

總監很開心能夠看到Brown Sugar這個平台全部運作的真實面貌,以音樂家的身分來說,往往都是以最好的狀態到舞台上演出;但以音樂總監來說,就複雜得多了,要負責所有面向、不同階層的溝通(例如老闆、員工、音樂家)以及最重要的營運狀況,一切就不再是只以音樂為主了,要適度迎合聽眾的喜好,例如演奏類全部改成需搭配演唱,因為Brown Sugar聽眾較喜歡聽演唱,演奏類相對會覺得無聊;歌手樂團的需求與疑難雜症;成本以及營運規劃等大小學問絕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帶過。但回歸本質來說,Brown Sugar最大的貢獻無疑是讓爵士樂現場在台灣萌芽,並且發揚光大;也讓許許多多的音樂家及歌手、樂團竄起。身為其中一員一定是與有榮焉啊!

百花齊放,共享共榮

最後總監認為,台灣爵士樂的未來將會是百花齊放,共享共榮,當年所培養出來的許多人才,現在也在各地發揮所長遍地開花,許多的爵士音樂演奏家,大學時期也同樣是受到當年的Brown Sugar Jazz 餐廳所啟發,當完兵後去美國念書,回國後就成為教育下一代爵士音樂的老師了,於是現在越來越多大學開始有爵士音樂系、爵士樂夏令營等等。也由於台中爵士音樂節辦得相當成功,於是緊跟著台北、桃園也都開始辦理起爵士音樂節,由於政府樂見其成效,於是爵士樂也漸漸地轉為免費的大眾活動,根據這點,總監也另外舉出南部音樂會的慘況,只要是政府辦理的免費音樂節活動例如草地音樂節,大眾都會熱烈參與,然而要是在南部開售票音樂會,通常除非親自送票否則不太會有人買票進場看演出,所以未來是否能夠讓越來越多人投入爵士音樂圈,並創造一個共享共榮的市場也是我們這一代需要去思考、學習的。

Andrea L Hopkins,在東京頂級Tokyo Park Hyatt 52樓New York Grill Bar駐唱18年的老大姐,也曾受邀至Brown Sugar表演。在Brown Sugar不只有大家熟悉的招牌黑人女歌手,也有厲害的黑人男歌手駐唱
在華語流行歌壇的解偉苓,固定在星期二的華語之夜演唱許久,死忠粉絲場場必到,在Brown Sugar就像是一個習慣的老地方。

(本篇圖文節錄自:高傳真雜誌N.424  特別報導 Special Report)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