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beth Super HL5 plus 老身體裡的劃時代之聲

0
2009

文字、圖片/王志元

喇叭老品牌Harbeth創立於1977年,創辦人Dudley Harwood為英國廣播公司(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BBC)六零年代喇叭研究計畫的主持人之一,在其任內開發出「聚丙烯振膜」(polypropylene cone)成為目前喇叭經常使用的單體材料。Harbeth曾取得生產傳奇鑑聽喇叭LS3/5A的認證資格,足以證明其製作技術為業界頂標。此次介紹的主角則是40周年紀念版喇叭Super HL5 Plus。

變與不變 超然優雅

初代HL5在1988年上市,到2017年推出的40周年紀念版Super HL5 Plus,已經是第七代產品,以細膩的音色在音響玩家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而40周年Super HL5 Plus除了在外觀上沿襲Harbeth傳統,採用含原木紋薄板箱體,並以內部補強及螺絲鎖定消除諧振外,另使用了三單體三音路設計。這三單體三音路與傳統高、中、低音三路不同,Super HL5 Plus前障板最上方單體為20mm超高音,其次為25mm液冷卻半球高音,與200mm中低音。Super HL5 Plus 40周年版頻率響應為40Hz至22kHz ±3dB,超高音單元能讓高音單體發聲在清晰外仍保有餘裕。

試聽搭配的擴大機為Stemfoort SF-200綜合擴大機,曲目為張雨生的EP《白色才情》中的〈後窗〉。1996年推出的〈後窗〉編曲繁複,早在樂迷們將「中國風」作為一種曲風來討論前,張雨生便已嘗試將中國傳統樂曲與搖滾樂做結合。除了以小調行進,變形搖滾唱腔與戲曲唱腔外,更有多種傳統樂器與電樂器的對話。

在〈後窗〉第三次副歌開始約4分10秒時,所有樂器的大合奏,Super HL5 Plus 40周年表現起來一點也不含糊。該到位的古箏、鑼、鼓、鈸、蕭,捶勾弦的貝斯與刷chord的電吉他沒有一個缺席。這樣的編曲除了解析力是基本要求,過多的高音樂器卻又容易讓聽感變得雜亂煩躁,而Super HL5 Plus 40周年的超高音與高音分配,讓高音部聽來煩而不雜,細帶優雅。

慍而不火 豈容小看

另一個顯明的例子,則是近年相當受年輕人歡迎的中國樂團「萬能青年旅店」同名專輯中〈不萬能的喜劇〉。「萬青」的小號與薩克斯風演奏是樂團曲風標誌,在Super HL5 Plus 40周年版表現下,〈不萬能的喜劇〉中過門時出現的曼陀林除了變得不刺耳更富情緒外,4分53秒直至結束的小號與薩克斯風唱合更表達得激昂壯烈。而最後一聲薩克斯風的呼嘯,Super HL5 Plus 40周年除了保留原曲該有的怒火,卻又不至於繃緊到潰散。

至於人聲本是Super HL5 Plus 這類型鑑聽血統喇叭的長項。除了分別將伊莉莎白‧舒瓦茲柯芙(Elisabeth Schwarzkopf)演唱莫札特〈愛情的煩惱〉(費加洛婚禮)一曲演繹得雅致寫意外,聆聽宋冬野《安和橋北》這張專輯時,最讓我意外的則是〈安和橋〉一曲。

中國民謠歌手宋冬野的歌聲低沉滄桑,Super HL5 Plus 40周年版除了在低頻部分讓人聲很好的與背景低音樂器分離出層次,不含混帶過外,〈安和橋〉前奏時的手拍鼓則聲聲打入胸膛心裡。這仰賴200mm RADIAL 2中低音單體製造出的低頻質與量,在在超乎我對鑑聽喇叭的想像。

歷經七代沿革的Harbeth Super HL5 Plus,除了在外觀上保有對經典的想像與維護,對聲音的修正詮釋卻是與時俱進的。

無論從速度、解析力、空間感、結象力,與低頻質量哪方面來看,Super HL5 Plus 40周年版都是相當全面的揚聲器。就像個充滿智慧的老者,面對各種編曲的浪潮與挑戰,仍然保有氣定神閒的氣質,與不容撼動的實力。

(本篇圖文節錄自:高傳真雜誌N.425-器材短評BriefReviews)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