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xas & Sins Marquis -「Memento Mori」享受生命的每一分鐘

0
3537

文/關培青

Metaxas & Sins是已經創立三十餘年的廠家了,但筆者是前年第一次前往慕尼黑採訪音響展才看到這個廠牌,當時展房燈光幽暗,只有投射燈打在漂亮有形的產品上,包括搭配的Apertura揚聲器也都是「不凡」的設計。但整個慕尼黑展覽本來就什麼奇怪的東西都有,Metaxas & Sins與Aperuta展房真正讓筆者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是極其優異的聲音表現;此外就是Kostas Metaxas見筆者帶著媒體證採訪,就塞了一個體型極小的隨身碟給筆者,裡面存放了產品資料。筆者也還記得前年的慕尼黑音響展報導連載了三期,其中特別提起這間展房的聲音表現極其優異。

當時筆者還覺得表現這麼有潛力的廠牌台灣沒有代理真是可惜,但稍晚與上瑞的張老師聯繫,才得知上瑞已經在洽談合作事宜,後來也順利取得代理權。不過Metaxas & Sins(以下簡稱MAS)引進台灣最引人注意的產品反而是這款以「Memento Mori」為副標的Marquis耳機/前級擴大機。就如Memento Mori這句話的背景涵意,骷髏頭的造型可是既醒目又前衛,事實上不只MAS採用骷髏頭造型,先前還有Jarre的一系列體型由大至小的Aeroskull無線多媒體揚聲器也採用了骷髏頭的外型設計。

其實過往骷髏都是人的死亡與恐怖的象徵,某些危險或是有毒的警示符號也是採用骷髏頭的圖案。對於個人來說最鮮明的骷髏形象,就是Terminator「魔鬼終結者」電影裡由阿諾飾演主角的骷髏機械骨架,讓原本恐怖的骷髏增添了強大與酷炫的元素。相信這給了不少現代設計師靈感,骷髏成為現在藝術創作的常見的重要元素;Jarre的Aeroskull系列給人酷炫與一種悠閒(因為加上了大型太陽眼鏡)的感受,而MAS的Marquis則是更儒雅也更有意涵。

以生命來衡量聲音與音樂的價值

為何筆者會這麼說呢?各位朋友如果去搜尋Marquis的副標「Memento Mori」(拉丁文),就會發現英文的維基百科是有這個條目的,英文的翻譯是「Remember that you will die」或是「Remember that you have to die」,大意就是「人皆會死」或是「人終必死」,這話是中世紀拉丁基督教對於人皆必死的反思,特別是強調世俗的事物與虛榮都是短暫的。對於MAS的Kostas來說,這話引導他思考了生命的意義,言簡意賅的說法是「Life is too short to listen to expensive headphones through an musically uninvolving headphone amplifier」。

這段話不是太好翻譯,筆者英文能力有限的理解是「透過沒有音樂性的耳機擴大機來聆聽昂貴耳機是浪費短暫寶貴的生命」,若有誤解還請各位朋友不吝指教。如果是以「珍惜生命時光」的立場,來研發一部高性能耳機擴大機那就不是簡單的事情了。不僅是電路設計有其挑戰,Marquis的骷髏頭造型製作更是困難無比的事情,整部器材是以鋁合金銑製而成,骷髏兩眼窩的部份裝置了類比指針式的左右聲道輸出電平表,眼框下方顴骨的位置左邊是輸入選擇,右邊則是音量控制,鼻樑的下部則為6.3mm耳機輸出插座,採用了Nertrik自鎖式製品。整個骷髏頭是裝置在圓形的底座上,整部Marquis相當有份量而擺置非常穩固。

內部電路的架構也相當複雜,圓形的底部內設置的是電源供應電路,採用了低漏磁的環型變壓器供電,電源傳送至上方骷髏頭中的電路。骷髏頭部位的電路由上至下計有四層電路板,以及一片垂直連結四片電路的板子。最下方的是輸入選擇與音量控制,經過選擇與衰減的訊號再送至上方第三層放大電路板;最上方兩層是左右聲道的前級輸出電路,訊號直接由「後腦勺」的兩枚RCA端子輸出。後腦勺下方則是兩組計四枚輸入RCA端子。Marquis整體結構可說是精巧複雜但配置卻非常有條理,這樣的結構也需要大量的手工裝配,產能必然有限。

最讓筆者讚嘆的當然是這形狀複雜的金屬加工工藝,事實上MAS的每一款產品都展現了複雜但卻順暢精緻的金屬加工工藝,並且不只有音響製品,還包括了「Stylos」鋼筆/鋼珠筆。優雅流暢的曲線與精緻無比的金屬加工工藝,再配上漂亮的發色處理,現代化的高雅美感可是筆中的少見佳作。顯然MAS的創立者Kostas Metaxas真的是有藝術涵養,並且落實他所有創作的靈感,不論在視覺或是聽覺上都是如此。筆者在本屆高雄音響展中也有機會聽到MAS擴大機的聲音表現,不大的功率卻兼具了力與美的要素令人驚艷。

高電壓輸出表現順暢細緻

在實地試聽Marquis之前稍微看了一下規格,未料頻率響應的標示是DC-5MHz(-3dB)!迴轉率高達每微秒1000V,輸出電壓可達15V(rms),基本上驅動高阻抗耳機沒有問題。搭配試聽的訊源是Krell KPS-30i CD唱盤,耳機有鐵三角的ATH-A2000Z以及ATH-AD2000X,兩款都是低阻抗的設計;試聽前Marquis已經開機超過24小時,務求在最穩定的狀況下進行試聽。試聽的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音量好大」,音量控制轉太快意外地就開到很大的音量,要趕緊降低音量才行,顯然Marquis的高電壓輸出是足以驅動高阻抗耳機的。

所以像是Sennheiser的HD800或是幾款知名的Hi-End平面振膜單體耳機,應該才是Marquis預設的駕馭目標,相信不少耳機擴大機在高阻抗負載催不出充分音量的情況下,Marquis絕對還是遊刃有餘。不過就算以小音量來聆聽Marquis,也還是能聽出音質上的優點,包括順暢優雅的音域平衡,高音毫無毛邊的順滑感以及豐潤的中頻表現,聲音的紋理與細節的呈現相當細緻,柔和的美感與在高雄音響展聽到的Ikarus擴大機表現又是不同的風範,但優雅而飽滿的美感則是如出一轍。

以筆者熟悉的各種錄音以及風格略異的兩款鐵三角高級耳機,聆聽Marquis都有相當理想的表現,明淨的背景長時間聽來絲毫不會有疲憊與壓迫感,這點可是非常難能可貴的,也意味著電路的失真極低。畢竟耳機聆聽是將單體置於離耳朵最近的地方,些微的失真人耳聆聽就會有毛噪的感受。此外也顯出Marquis的雜訊拒斥性能非常優異,否則5MHz的響應頻寬很容易感染到高頻雜訊,但聲音的明淨感受顯然在設計上配置了完善對策,經得起長時間的聆聽。

結論

筆者最後在MAS廠方的影片看到Marquis的介紹,副標是「Remember to enjoy every precious minute of life」也就是:記住享受生命中寶貴的每一分鐘。如果以Kostas所說過以不好的耳機擴大機聆聽是浪費生命的原則,當然就是意味著讓Marquis來珍惜你聆聽音樂的有限時光吧!讓一生中寶貴的生命片刻能被珍重,那麼Metaxas & Sins Marquis二十餘萬的價格說來其實是一點都不貴啊!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